艾滋病人的荒唐行为

看完这新闻直冒冷汗,以下转摘全篇新闻。

        艾滋针刺伤乘客 一旦被扎该怎么做?

中国经济网 2017-06-19

        今年3月,杭州也发生过一起类似针扎事件。那么被“艾滋针”刺伤到底会不会得艾滋病?一旦被扎,该做哪些处理?

        昨天,记者结合此前北京媒体对此事件过程的报道,请浙江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防疫所潘晓红、杭州市第六人民医院艾滋病专家时代强,权威解析北京男子扎针过程及相关的方方面面。

        时代强主任说,今年3月份他门诊里来了一位女子,自称被针管扎伤了,要求预防性治疗艾滋病。

       女子28岁,在杭州一家公司上班。女白领相貌姣好,身材苗条。她是扎伤当天来的,女子说上午上班的时候挤公交车,突然感觉臀部刺痛,手伸进裤子里摸有一点点血,感觉是被针扎破了。她抬头找是谁伤她的,大声叫,没有一个人应,她觉得害怕,就赶紧下车了。

        女子回家请朋友看了伤口,像是被针管扎的。她也分不清楚这个血是自己的,还是扎她的针管里的血,想想很害怕,也听说过类似的事情,就来医院看。

       女子是下午来的,距离针扎大概过了6个多小时,时主任让她吃了阻断艾滋病病毒的药物。之后,女子规律服药,28天后检查结果是阴性的,她还不放心,持续查了三个月,就在今年6月份还查了一次,结果依然是阴性的。

       时主任说,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有:性生活、输血、共用针头针具或其他锐器、母亲在妊娠分娩和哺乳期间传播给婴儿。

        医学上把北京男子这样的“艾滋病针针扎”事情,称为非职业暴露。医生、公安人员在工作中受伤,使得艾滋病患者血液进入体内,叫职业暴露。这两种也可能感染上艾滋病,但是2005年以后,进行科学有效及时的干预后,发生类似感染的概率是非常低的。

        以杭州第六医院为例,曾有五位医护人员在给艾滋病人打针时,因病人挣扎扭动,针头扎到自己身上了,但五人经预防性治疗后没一例感染上的。时主任两年内收治了四五位在缉拿毒贩过程中,被艾滋病毒贩咬伤的公安干警,经预防性治疗后,也没一例感染上的。阅读全文

        对艾滋病的恐惧已经深入了我们的骨髓,无论是对艾滋病毒,还是艾滋病人,我们都想拒之千里。可惜,这只是一种自我欺骗式的逃避。所有的逃避、歧视、冷漠,都会恶化艾滋病人和非艾滋病人、艾滋病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遭遇了无望的病痛,如果再被社会遗弃,难免仇恨、怨愤会在一些艾滋病人的心里疯狂生长。

        当内心再也无法容纳更多的仇恨、怨愤之时,或许它就会以一种伤害无辜者的方式向外宣泄。北京的小徐就遇到这样一件倒霉的事情。

        8月21日小徐从南京出差回北京,坐地铁到了五道口,出了地铁站以后已经是晚上9点40分左右,他打了一辆出租车去找女朋友,上车后坐在右后座位上,行驶中他右腿翘个二郎腿,没想到突感刺疼,他赶紧喊“我被扎了”。司机停车后,小徐从出租车右前座椅椅背面放杂志的小盒子里掏出一个一次性的针管,针管还带着一个针头,针管内有残留液体。小徐称针头从盒子底部伸出扎到了他。

        从当时小徐手机拍摄的视频中看,该白色针管塑料材质,长10多厘米。小徐担心有传染病,让司机带他去医院,先去京北医院,后去的北医三院,均称无法检验,有医生曾建议他先打球蛋白。

 

        第二天小徐将针管送朝阳疾控中心检测,发现针管内液体呈HIV阳性,担心感染艾滋病的小徐到位于顺义的地坛医院分院诊治,开了2500多元的药品阻断病毒传染。“吃了这药恶心、呕吐、头晕。”小徐说。

        和小徐有类似遭遇的人不在少数。近些年在北京、四川等地屡屡出现艾滋病人报复犯罪现象,在重庆甚至出现过艾滋病犯罪嫌疑人在作案后,蓄意咬伤办案民警,威胁执法人员安全的事件。艾滋病人自恃身患艾滋病犯罪,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社会问题,一些艾滋病罪犯已经把“艾滋病”作为了一种保护自己的手段,这种手段不但对社会个体有极大的震慑作用,即便是到了法庭他们也视“艾滋病”为逃脱法律制裁的不二法宝。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艾滋病人报复犯罪是一种恶性互动的结果,据调查艾滋病患者绝大多数都属于非主观意识下的不幸受害者。但是由于我们国家在类似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上不完善,造成了相当一部分艾滋病患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与帮助。再加上社会的不理解与歧视,受害者可能就会产生报复社会的行为。

        而当某些艾滋病人发现他们的违法行为始终游离于法律惩治力量之外时,他们就会显得肆无忌惮。原因很简单,按照《监狱法》的规定,监狱对罪犯进行体检,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可以暂不收监,交由居住地公安机关暂予监外执行。而卫生部门依据《传染病防治法》指出,患有传染病的“犯罪嫌疑人”也不应在医院关押。

        艾滋病患者在法律上获得了“法外特权”。这就要求我们的执法机关必须针对艾滋病患者违法犯罪活动日益增多的治安新动向,制定一套行之有效的打击方案,不能坐等法律的到来。而立法部门也要根据社会治安的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完善法律法规,以便有效地预防和打击艾滋病患者的违法犯罪活动。

        此后徐天磊起诉出租车公司及司机索赔,昨天在海淀东升法庭,在法官主持下,徐天磊与出租车公司及当事出租车司机达成调解协议,徐天磊获得经济赔偿及赔礼道歉。

        昨天上午9点左右,徐天磊赶到了东升法庭,与一个多月前相比,他气色好了很多,也稍微胖了一点。涉及此案的华泰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龚师傅及他们的代理律师等4人也都到了法庭门口。由于是庭外调解,不是公开开庭,因此不允许旁听人员进入,只有当事人和代理人被允许进入法庭协商。

        大约1个小时后,徐天磊走出法庭,“事情了结了,他们赔钱了,也赔礼道歉了。”徐天磊说,对方的态度还不错,华泰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龚师傅的代理律师均对他进行了赔礼道歉。代理律师还向他解释说:此事也给龚师傅带来很大困扰,已被暂停开出租车,“他的家庭经济条件也很差,指望着开出租车养家,这么一件事使他也陷入了困境。”

        因调解协议要求各方保密,因此徐天磊没有透露具体赔偿数额。记者也向走出法庭的龚师傅及代理律师等人询问,他们也表示既然签署了调解协议,就不能再谈论此事了。

        不过据记者了解,在徐天磊递交的起诉书上,索赔数额是数十万,而此次获赔数额并不是个“大数”。“事情拖了这么久,心理是个沉重负担,我工作也没了,生活都成了问题,我也想尽快了结此案。”徐天磊说,了结了此案,他就可以回到正常生活,不再为此事困扰了。徐天磊想开办自己的科技公司,也与原来的很多业务客户保持着联系,如果一直为此事耽搁下去,没有经济来源,生活也会成问题。

        此前一直关注此案的北京市易行律师事务所律师谷友军表示,乘客打车一坐进出租车就与出租车形成客运合同关系,出租车司机有义务将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徐天磊在出租车内受伤,出租车一方应承担合同违约责任,对乘客医药费、误工费等进行赔偿。但徐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得到法院支持的可能性不大,该案不太好判决,调解是最好的解决途径。

        徐天磊说,民事方面了结了,刑事方面,警方至今也没有关于此案调查的最新结果。

        针对近期市民乘坐出租车被“艾滋针”扎伤一事,今天,北京市公安局通过其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信息称,目前警方正全力开展各项侦查工作,并提请市民积极提供线索,协助警方开展工作。知情者可拨打110与警方联系。

        据了解,8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接群众报警称:一乘客反映在乘坐出租车时被车内针头扎伤。接报后,警方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经市、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车内发现的针管针帽内残留的微量不明液体进行检测,该液体HIV—1抗体呈阳性。被扎伤的乘客至少3个月之后才能确诊是否感染HIV。

        江西省南昌市第九医院感染二科护士长胡敏华在微博上说,“如发生皮肤粘膜有损伤或针刺伤意外事件时,建议应立即轻轻挤压,尽可能挤出损伤处的血液,然后用流动水彻底冲洗,再用碘伏、酒精等消毒处理。”“紧急的局部处理措施完成后,可及时咨询有经验的艾滋病医生进行风险评估,不必过度担忧和恐慌。”最近的出租车艾滋针事件,令很多人惶惶不安,这也迫使我们再次审视艾滋病人与社会的关系。曾经我们认为已经为艾滋病人做了很多,比如“四免一关怀”,但这些真的够吗?出租车艾滋针事件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艾滋病与社会的恶性互动远未终结。

        对艾滋病的恐惧已经深入了我们的骨髓,无论是对艾滋病毒,还是艾滋病人,我们都想拒之千里。可惜,这只是一种自我欺骗式的逃避。所有的逃避、歧视、冷漠,都会恶化艾滋病人和非艾滋病人、艾滋病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遭遇了无望的病痛,如果再被社会遗弃,难免仇恨、怨愤会在一些艾滋病人的心里疯狂生长。

 

        当内心再也无法容纳更多的仇恨、怨愤之时,或许它就会以一种伤害无辜者的方式向外宣泄。北京的小徐就遇到这样一件倒霉的事情。

        8月21日小徐从南京出差回北京,坐地铁到了五道口,出了地铁站以后已经是晚上9点40分左右,他打了一辆出租车去找女朋友,上车后坐在右后座位上,行驶中他右腿翘个二郎腿,没想到突感刺疼,他赶紧喊“我被扎了”。司机停车后,小徐从出租车右前座椅椅背面放杂志的小盒子里掏出一个一次性的针管,针管还带着一个针头,针管内有残留液体。小徐称针头从盒子底部伸出扎到了他。

        从当时小徐手机拍摄的视频中看,该白色针管塑料材质,长10多厘米。小徐担心有传染病,让司机带他去医院,先去京北医院,后去的北医三院,均称无法检验,有医生曾建议他先打球蛋白。

        第二天小徐将针管送朝阳疾控中心检测,发现针管内液体呈HIV阳性,担心感染艾滋病的小徐到位于顺义的地坛医院分院诊治,开了2500多元的药品阻断病毒传染。“吃了这药恶心、呕吐、头晕。”小徐说。

        和小徐有类似遭遇的人不在少数。近些年在北京、四川等地屡屡出现艾滋病人报复犯罪现象,在重庆甚至出现过艾滋病犯罪嫌疑人在作案后,蓄意咬伤办案民警,威胁执法人员安全的事件。

        艾滋病人自恃身患艾滋病犯罪,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社会问题,一些艾滋病罪犯已经把“艾滋病”作为了一种保护自己的手段,这种手段不但对社会个体有极大的震慑作用,即便是到了法庭他们也视“艾滋病”为逃脱法律制裁的不二法宝。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艾滋病人报复犯罪是一种恶性互动的结果,据调查艾滋病患者绝大多数都属于非主观意识下的不幸受害者。但是由于我们国家在类似的医疗卫生保障体系上不完善,造成了相当一部分艾滋病患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与帮助。再加上社会的不理解与歧视,受害者可能就会产生报复社会的行为。

        而当某些艾滋病人发现他们的违法行为始终游离于法律惩治力量之外时,他们就会显得肆无忌惮。原因很简单,按照《监狱法》的规定,监狱对罪犯进行体检,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可以暂不收监,交由居住地公安机关暂予监外执行。而卫生部门依据《传染病防治法》指出,患有传染病的“犯罪嫌疑人”也不应在医院关押。

        徐天称,他将起诉出租车司机及公司,海淀法院东升法庭已经为此立案。

       昨天下午2点,拿到检测结果的徐天终于松了一口气。经北京地坛医院抽血检验,徐天的艾滋病毒抗体为“阴性”,医生介绍,这意味着他没有感染艾滋病毒,“什么事都没有。”连续确认了几遍之后,徐天眼圈一红,泪水夺眶而出。

        8月21日晚上10点左右,徐天乘坐出租车到林业大学附近时,他突然感觉右腿膝盖上方被尖锐物品扎了一下。“我坐在车右后座,车正转弯,我一抬腿就被扎了,很疼。”随后,他在车座后侧放杂志的塑料筐内摸到了医用注射器,里面还有残留着淡黄色黏液。第二天,朝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出,注射器残液内存有HIV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艾滋病,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8月23日,地坛医院的血液检测显示,徐天的HIV抗体呈阴性。医生介绍,这说明徐天当时没有感染艾滋病毒,但完全排除感染可能性需要在3个月内再行检测3次。昨天是最后一次检测。

 

        被针扎之后,徐天开始服用两种对HIV病毒起阻断作用的药物,连续服用了一个月。他说,药的副作用十分明显,“头晕、恶心、呕吐、视力模糊、全身无力,想死的心都有了!”而闻听这一消息,刚刚谈了3个月恋爱的女朋友离他而去,身边不明真相的人也都另眼瞧他,他无法正常工作,一看到出租车就恐惧……

        3个月中,徐天整整瘦了20斤。说到这种种苦处,徐天觉得委屈无尽。9月份,他曾经回了一趟东北老家,看到年老的父母,他只好把心事深藏在心底,“经常想到死亡,连遗书都写好了。”

        昨天下午,他第一时间给唯一知道此事的姑姑报了平安,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但他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父母,就当没发生过一样。他说,回去之后要找朋友们庆祝一下,“这是新生。”

        事发之后,警方对针头来源进行了调查,目前没有结果。但徐天的维权刚刚开始,他找懂法律的朋友写了一份《民事起诉书》,起诉北京华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及司机,要求对方赔偿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10月29日,海淀法院东升法庭正式就此立案。

        徐天认为,自己上车之后,就与出租车形成了合同关系,司机有义务把自己安全送到目的地。根据《合同法》第302条的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而出租车司机属于职务行为,作为互签合同的出租车公司也应承担管理责任,“公司有责任和义务要求司机进行检查,提供卫生安全的乘车环境。”

        徐天的说法得到部分律师的支持。但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赵正彬律师分析,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承担民事责任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主观上存在故意,行为上存在过错,且过失行为和侵权结果存在因果关系。”他说,按常理,司机有义务及时清理车内的遗留物,提供良好的乘车环境,但针头位于背对司机的死角,很难被发现,所以司机并没有主观故意和过失。“没有找到针头来源之前,维权难度很大。”赵律师说,这是一次意外事件,作为从打车费中受益的出租车公司,应该对徐先生进行补偿而非赔偿。“可以让公司承担10%-20%的管理责任,具体的比例应该由法官裁量。”

        优优觉得艾滋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得了艾滋病的人心态严重扭曲,这样的报复社会简直是毁灭性的,应该加大力度防止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这种事情每个人都有碰巧撞到的可能,所以大家应该行动起来,发现可疑行为要劝阻或者举报公开,避免再出现这种荒唐的伤人事件!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友吧网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友吧网
原文地址《艾滋病人的荒唐行为
分享到:更多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

网友评论(2)

真可怕
李明 2年前(2017-06-20) 回复
@李明:有这种扭曲心态的艾滋病人存在,出行真是万分危险!
优优博客 2年前(2017-06-20) 回复